顾西瑶

咸鱼咸鱼咸鱼 各位大佬带带我
脆皮鸭文学爱好者创作者谢谢
努力学习画画ing

《端午贺文》番外凉了
各位移步😂😂😂https://m.weibo.cn/5657262047/4252595914142230

端午贺文by顾西瑶

人设:上仙荼×粽子岩(童叟无欺真粽子绝对不是怕黑驴蹄子的那种)

篇幅:一章完结

————————分割线————————

神荼漫无目的的走在天庭,作为一个连玉帝都不知道修为有多深却始终不愿意升为上神的伪仙人,他在这个地方生活的很自在,至于为什么不升为上神?我乐意啊!正所谓千金难买我乐意嘛!

跟在一旁的小仙童偷偷地看着自家面无表情的上仙,心情十分复杂,他是今日才刚刚被派来跟随在这位上仙身边的,传闻他活得比玉帝还要久,性格也实在多变,天庭这么多仙人里也只有这位身边的随从一日一换;哦对了,这里一日可抵人间百年了;由于上仙身边的人一日一换,每个人说出来的上仙各不相同,还不知道自己今天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上仙呐;这种又期待又害怕的感觉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神荼用余光瞥了瞥今日刚刚来的仙童,看他一脸复杂的样子,暗地里挑了挑眉,真是难以想象者天庭众人把他传成了什么样子,把这没多少道行的仙童吓成这个样子……

“咳咳“神荼轻咳一声,唤醒了神游天外的仙童君

“上仙,小童是今日当值的竹灵,上仙有何吩咐?”竹灵胆战心惊地说完这几句话,静静地等着自家上仙吩咐,不敢抬头。

神荼心下好笑,只觉得玉帝家的这些仙童一个个想象力丰富得不得了,当下也没什么逗弄他的心思,开口问道:”竹灵,你可知这最近有什么好去处?“

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竹灵听到这话,用了自己进入天庭以来最快的心法,在心里盘算了个来回,终于找到个觉得自家上仙可能感兴趣的地方——“回上仙,今日这个时辰正好是下界的端午,是为了纪念隔壁那位灵均(1)仙人而设立的节日,此时应该正举行什么划龙舟之类的杂耍吧,应当有些意思。”

“哦?灵均仙人,啧,也好,那今日便去一趟下界好了。”修长的手指在胳膊上轻敲几下,做出了今日的决定。

“是,上仙,小童这就去安排……”“不必了,你随我来即可”被打断的竹灵愣愣地点了点头,跟上了自家上仙飘飘忽忽的步伐。

下界·人间

端午是很重大的节日,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化身为普通样子的神荼和竹灵并没有引起一丝骚动,看到的人最多觉得这一大一小两人必定是哪家的少爷和书童,那模样,可真是俊俏的很!

折扇轻轻地在手掌敲击了几下,幽兰的眸子轻轻转动,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热闹极了,一时间也被这热闹所感染,面上也不由得带了几分笑意。

“一二!一二!一二!”划龙舟的汉子们的口号声和街道上的叫卖声交织在一起,“来吃粽子啦!又香又甜的粽子啊!公子买几个粽子吧!”小贩热情地招呼着,神荼歪了歪头,“粽子?”竹灵见状连忙凑到仙君耳边“就是下界过端午吃的一种食物,分成甜咸两派……”神荼眉头一挑,瞥了眼那一堆装在青花瓷盘里泛着清香的三角形粽子,突然看到了什么,转头示意竹灵包下了整整一盘粽子。

“公子慢走啊!”小贩兴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竹灵顺手把一盘粽子扔进了随身空间里,跟紧自家仙君的步伐。

小贩笑嘻嘻的看着手里的银子,又望了望远去的两人,擦了把脸上的汗“真是个善良的公子啊……”

“走吧,回去吧”神荼招了招手,竹灵十分灵巧地在暗处结了个手印,热闹的人群里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有两个人凭空消失。

刚回到仙界的两人迎面碰上了今天的主人公灵均仙君——”神荼上仙,汝这是?“竹灵算是第一次看到自家上仙的变脸术,神荼一脸柔和,语气清雅”刚从人间回来,灵均仙君这是要下界吗?”灵均点了点头,拱手离去,“啧,还真是有文人风范啊”神荼悠悠地感叹了一句,突然想到自己看到的有趣的东西,心情不错的回了自己的仙宫。

竹灵恭恭敬敬地把那一盘子粽子放到桌上,心中疑惑,粽子这么好吃吗?果然是上仙,见识广泛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赐几个给自己啊?好想尝一尝……

神荼眼睫轻垂,目光落在其中一只粽子上,骨节分明的手指看似随意地拿起了一只粽子,“剩下的都归你了。”“是……诶?!谢上仙!”竹灵一脸迷茫,都给自己了?所以上仙到底爱不爱吃粽子啊?

竹灵乖巧的退下了,神荼手指一松,那只粽子直接落到了地上,“诶呦!”竟然传出了一声惨叫,“哈哈”神荼轻笑出声,这小粽子果然有趣。

“小东西,还不化身?嗯?”神荼等了几分钟,谁知这小粽子不上道,不得已只能出声,当然,他完全可以直接强制逼他显形,但是那样就不好玩儿了嘛。

小粽子在地上抖了抖,颤颤巍巍的绿光一闪,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清秀少年委屈巴巴的坐在地上,头上还有着两根黄色的发带,“上、上仙,我我我、错了”

神荼好笑的看着眼泪汪汪的小粽子,故意从鼻腔里哼了一声“错哪儿了?”

“啊?我、我不知道,上、上仙别杀我啊!”小粽子被问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神荼一愣,“喂喂。怎么哭了?我也没欺负你啊!”神荼微微弯腰,把人从地上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看着小孩儿抽抽噎噎,一张小脸儿憋得通红,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嗯?心疼?

神荼脸色一肃,气势陡然增强,小粽子一下子不敢哭了,生生的憋了回去,结果很怂地打了个响亮的嗝。

“……”啊啊啊啊啊完蛋了上仙会打死我的不要啊我才刚活了几百岁啊啊啊啊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来了完蛋了完蛋了

“……”这小东西果然不是一般的可爱哈哈哈哈以后的生活一定很有趣在意就在意吧反正也没几个能打过我的

“哈哈哈哈哈小东西你真可爱,叫什么?”神荼看着怀里满脸通红的小粽子,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憋得,一时间也不忍心再逗他,转了个话题,反正这小东西以后也得留在这儿陪他这个“老年人”嘛。

“嗝~我、我叫安岩”安岩怯怯的看着眼前一改之前严肃脸的上仙,只顾着害怕甚至没发现自己坐在人家怀里很久了。

“安岩是吧,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挂件了,没我允许不许离开半步哟,不然的话……就吃掉你,听说,粽子分甜咸两派,你是甜的还是咸的呢?”神荼笑眯眯的凑近安岩白白嫩嫩的小脸,安岩本就通红的脸颊因为神荼呼吸的热气变得更红,像个熟透的番茄。

“是。是,上仙大人,我不会。不会离开您的”安岩的声音很清脆,神荼很享受,地看着眼前那两片嫩红色的唇瓣一张一合的吐出自己想听的话,本来不错的心情更是好的不得了,心念一动——“唔!”

安岩瞪大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嘴巴上微凉的触感让他整个人更加僵硬,强势的舌头闯入口腔,肆意掠夺着蜜液,神荼满足的眯了眯眼,嗯,是甜粽子呢!

“嘭!”神荼好笑的看着自己白净的长袍上躺着一个新鲜的粽子,这家伙,居然害羞到变回原形了,算了算了,今天不欺负他了,时间长着呢嘛!

正在门外吭哧吭哧地吃粽子的竹灵突然看到自家上仙慢悠悠的走出来,连忙把自己造成的一片狼藉收了起来,“上仙!”神荼颔首以示回应“没事,你待在这吧,我去玉帝那一趟”“是,上仙。”竹灵弯腰行礼,眼神一晃。诶?!上仙腰上那个晃晃悠悠的绿色东西是什么啊?!一定不是粽子吧?不是吧!是自己看错了,一定是!竹灵揉了揉眼睛,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

隔日

调来了新的仙童,默默地看着上仙腰间的东西……传闻诚不欺我,神荼上仙果然是痴迷粽子啊!

(1)屈氏,名平,字原;又自云名正则,字灵均。

正文完

祝大家端午快乐

我愿走下神坛与你相见·四

男人静静地看着胸口毛茸茸的脑袋不停地磨蹭,嘴角似乎扬起了轻微的弧度,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拨弄着怀里人软软的头发,躺在人家怀里的安岩突然感觉到头上轻微的动作,一张俏脸红了个通透,蹭的一下从神荼怀里弹了出来,“啊哈!你醒了啊哈哈哈哈……饿了吗?我去找吃的。”不等神荼说一句话,安岩便迅速地窜出了这间小小的卧室。

神荼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门口消失的人影,面容隐在头发下,看不清表情。

神说:世人皆崇敬于我,屈服于我,却无人爱我。

“咳!”“哗啦——”正准备食物的安岩被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吓得手一抖,盆子叮铃桄榔的从台子上落了下来,安岩连忙回过头,庄园主的头上裹着绷带,住着自己价值不菲的拐杖,目光难懂看着安岩清了清嗓子”那……咳,你认识、那个男人?“安岩藏在身后的手指微微颤动,脸色惨白,”父、父亲大人!“”嗯……我问你,你认识那个男人?“安岩咬了咬嘴唇,”不认识……只是带他来……吃点东西“庄园主抬起那双被酒色摧残的浑浊不堪的深绿色双眼,直直地盯着安岩,安岩心慌的往后小小地退了一步,身体做好迎接棍棒的准备,谁知却听到了拐杖点地声渐渐远去……

安岩握着手里的厨具愣愣的看着父亲略显佝偻的身影,愣了许久,直到冰凉的水滴在脚面上才回过神来,揉了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心情复杂的揉弄起手下的面团……

神荼坐在床上愣了许久,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什么,大概觉得时间过了很久,掐了掐眉心,准备去找安岩。

尽管庄园的财产已经被挥霍的所剩无几,但这座庄园的底蕴在这里,面积依旧大得惊人……所以,尽管神荼作为上神,依旧点亮了路痴这一个技能;神荼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小路,随意找了块干净的石头,等着安岩找过来。

“饭来啦!去洗漱吧,然后吃……诶?人呢?”安岩脚步一顿,迷茫的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屋子,“是走了吗?”安岩放下手里冒着热气装着小蛋糕的烤盘,压下心头难掩的失落,坐在床边,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不,他不会走掉的!坐在床边盯着烤盘里金黄色的小蛋糕许久的安岩这样安慰着自己,突然站起身来解下围裙,准备去找神荼。

太阳安静的悬挂于空中,几朵云彩被风吹拂着缓缓飘动,逐渐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芒。神荼抬头看了看被遮掩住的太阳,微弱的光芒不甘寂寞的穿越过云层的缝隙落了下来,落到神荼的手掌上,神荼把目光转到那几缕阳光上;“终于找到你了!”一个兴奋的声音传入耳中,神荼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那人逆光而来,带着惊喜的笑容向自己奔跑而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片云层被风吹拂开来,露出了被遮掩住的太阳;金光笼罩在那人身上……

神说:你为光。


从 微博 跑到 这里 来了
看了看要严查严打的内容
我觉得自己要凉😭😭😭
LOFTER我还是新人,在微博的小可爱们,你们什么时候来找我🌝🌝🌝

《我愿走下神坛与你相见·一》by顾西瑶

今天是圆周率日 爱因斯坦诞辰 霍金逝世 白色情人节

你是宇宙洪荒 不灭的星辰。

上神荼×凡人岩

伟大的神爱上了自己创造的凡人。

———————————————————

你是宇宙洪荒 星辰不灭。

亲爱的孩子,你的神爱上了你。——题记  

  神创世,第一日。

  我不知我如何诞生,我不知我何时出现,存在之时,四周黑暗,我不喜欢。

  我创天地,我即为神。

  地,空虚混沌,渊面黑暗,水与我共生,我的灵于水面运行。

  我不喜欢这黑暗,则有光。光美,分明暗。

  赐名为昼,称暗为夜;则有昼夜。

  第一日,终。

  神创世,第二日。

  水与我共生,诸水之间要有空气,气分水为上下;空气之上即为天,则有晨与晚。

  第二日,终。

  神创世,第三日。

  天下水应当相聚,旱地裸露,旱地为地,水聚为海。

  独我一人,空无生灵,则地生青草,菜蔬有种,树木结果,果中含核;有早晚。

  第三日,终。

  神创世,第四日。

  天应有光体,可分昼夜,以此为记,定节令,知年岁。

  光在天,照于地,分大小,大为昼,小为夜;则创星辰。有早晚。

  第四日,终。

  神创世,第五日。

  水孕万物,雀鸟飞于地之上,空之中;

  则水有鱼与生物,空有众鸟,各从其类,滋生繁多;鱼满水,鸟盈空。有早晚。

  第五日,终。

  神创世,第六日。

  地有万物,则有野兽,牲畜,昆虫;各从其类。

  世有万物,却独我一人,依我之模,创男女,则有人;

  人为万物之首,管束万物,繁衍生息,各行其道,有早晚。

  第六日,终。

  我为神,唤为神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数千年后。

  创世实在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我当时心念一起,便创造了这个世界,创世纪以后也不曾好好看过这世界,静修多年,今天才想起来看看“我的孩子”。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是神,那时我的意识并不清醒,只是依着本能创造了这些。

  我叫神荼,我是神;这个世界的神。

  这个地方叫做教堂,是那些人类们建造的,用来膜拜我的地方。

  做神是孤独的,没有人属于我;什么?你说这万物属于我,不,万物归万物,我,只是神而已。

  我的子民,虽然虔诚的信服我,却也赐予我枷锁,我应维持着他们心中的模样,永远在神坛上,高高在上的俯视他们,我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拿走他们的奴性,还是说,我本身也具有这样的奴性?我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我是神,孤孤单单的神;我以为创造了世界我便不会孤单,但是并不是。

  我爱我的子民,他们说,爱是从心中长出来的,心?是什么?我没有心。真奇怪,他们明明是我创造的,他们怎么会长出心?

  什么是爱?我不知道。

  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我创世最初的地方。好久不见。

  那高高的尖顶建筑物,叫做教堂,灰白色的建筑在阳光下闪耀着奇怪的光辉,里面有人在发出很好听的声音,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要化作凡人的样子,看看我的孩子们,

  安岩穿着白色的衬衫虔诚的跟着唱诗班的歌声祈祷,其实他并不知道祈祷些什么,也许神会听到他的心思,让他离开这世界?或者,换一个活法也可以。

  安岩的父亲是很大的庄园主,甚至有着被封为伯爵的资格,母亲生下他就死掉了,听说是失血而亡,是的,难产;所以,父亲并不爱他,甚至恨他夺走了自己最爱的妻子,在母亲过世后,整日酗酒,在那些阴暗街道里站立的女人们之间流连,他是被善良的神父带大的,他家的庄园,在教堂隔壁。

  歌声渐渐消失,信徒们安静有序的散去。安岩叹了口气,解开了白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大口呼吸了一下,才觉得又活了过来,他实在不是很喜欢这样紧巴巴的衣服。

  “安岩,向万能的神祈祷了吗?”慈祥的神父恋爱的看着眼前清秀俊俏的年轻孩子,如果不是他小时候被饿的嗷嗷啼哭,自己也不会发现他,也不会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后心生不忍,抚养他长大。

  “嗯,当然;神父先生近来可好?”安岩微微勾起唇角,面对养大自己的人,安岩总归是敬爱的,如果不是神父,自己可能早就饿死在那个冬夜;多可笑,堂堂庄园主的儿子,竟然曾经差点饿死。

  “一切安好,万能的神保佑我。”神父做了个膜拜的姿势,安岩报以回礼。“你的父亲仍旧一如既往地不回家吗?”神父有些心疼,这孩子,就像是神之弃子,命途多舛……

  听到父亲,安岩的眼神暗了暗,转瞬之间又换上一丝无奈的笑容,“是的啊,不过您不要担心,我都习惯了;庄园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下周礼拜我会按时做的,再见神父先生。”神父眼神柔和,点了点头,“去吧,我的孩子,神也会保佑你的。”

  走出教堂的安岩并没有回到庄园,庄园现在只是一个空壳子,哪有什么事请让自己做,再说,就算有,父亲也不希望自己继承他的财产吧……安岩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踢着脚下的小石子低头向前走着,小石子弹跳的声音回荡在石板路上,叮叮当当的,安岩长叹了一口气,如果您不喜欢我的话,为什么不杀掉我呢?

  石子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听不到声音,一直低着头的安岩这才抬起头来,想看看自己的石子飞到哪里去了,踢到别人身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是个流浪汉,穿着奇怪的长袍,脏兮兮的,头发很长,纠结在一起,大概是被刚刚飞来的石子打扰到,此时正抬着脸看着他。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仿若星空一般的深蓝色,带着微光,漂亮的双眼皮,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小片阴影,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正带着迷茫定定的盯着自己“啊……对不起,不小心踢到你了……”不知怎么的,被这双眼睛盯着,自己有些说不出话来。

  听到道歉,那人也不曾给个回应,仍旧只是盯着他看,就像是……像是在看自己的东西一样!安岩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咽了咽口水,“那个……你、你愿意跟我回家吃顿饭。洗个澡吗?呃,就算是赔礼好吗?”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先打扰到人家的,赔礼道歉总是应该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跟我来吧”安岩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把握,弱弱的说完这两句话,便转身朝着自家方向走去,这是条偏僻的巷子,很安静,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回荡着,果然还是没有跟来吧?安岩试探着回头看了看“诶?你跟上来了啊”不知怎么的,看到那男人静静地跟在自己身后,心里有些高兴。

  “你叫什么啊?”安岩并不指望这男人会回答他,只是两个人走在路上却不说话,怎么着都有些尴尬吧,这才没话找话……“神荼”安岩脚步一顿,男人的声音虽然嘶哑但是并不难听,“啊,我叫安岩,很高兴认识你!”安岩笑嘻嘻的自我介绍,“嗯。”男人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声,安岩咧咧嘴,并不介意男人的冷淡,毕竟,作为一个不被父亲喜欢,被神父养大的孩子来说,自说自话才是常态。

  

  

  

  

  


《我愿走下神坛与你相见·二》by顾西瑶

  “嘘——”安岩伸出手指示意神荼保持安静,试探的往屋子里看了看,谨慎又小心,不像是回家反倒像是做贼……跟在身后的神荼不解的看着眼前少年的所作所为,抿着唇没有出声。

  “呼……好啦,家里没有人,跟我来吧。”少年明媚的小脸上没有一丝阴霾,笑嘻嘻的冲着脏兮兮的流浪汉发出邀请,神荼安静地跟在安岩身后,进入了那所看起来辉煌耀眼实际上空空荡荡格外寥落的庄园……

  安岩缩在自己的沙发上心不在焉的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希望父亲大人沉迷酒色晚一些回来,要不然怕是要连累这个可怜的流浪汉了啊……

  水声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安岩回过神来的时候长发上还滴着水的男人已经以一种仅仅在腰间围着一块浴巾的状态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安岩一拍脑袋“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给你准备衣服了,稍等!”神荼抿着唇看着少年红着脸跑远,有些不明所以的扫视了一眼半裸的自己……有什么……不对吗?

  安岩揉搓着自己柔软的头发,带着些歉意的看着神荼“对不起啊,没想到你看起来瘦瘦弱弱地,身体却比我好的多啊……衣服有些小,将就一下……”

  神荼摇摇头,有些别扭的伸了伸胳膊,安岩大概比他小了一号,长袖直接变成了七分袖,安岩愣愣的盯着那节裸露在外面的胳膊,不知道在想什么。

  神荼静静地看着莫名其妙发起呆来的安岩,深蓝色的眼睛里光芒流转,这个看起来很善良的少年会帮助自己找到心吗?

  回过神来的安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的肌肉好漂亮啊……我都看呆了,啊对,你想吃什么?我去准备。”安岩毫不意外神荼不做声,撇了撇嘴,转身走了出去。

  食物不是很多,也并不精致,甚至不符合安岩作为一个庄园主独子的身份地位,可是不要忘记,安岩是并不被喜爱的孩子;安岩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胃部,微笑着看着神荼进食。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这个看起来神秘极了的流浪汉吃相优雅,甚至没有一点声音,安岩迷茫的看着神荼,有些忧愁,该如何安置他呢……父亲大人一定不会同意的……

  看着神荼擦干净了嘴角,安岩挂起笑容“先去我房间休息吧,这里我收拾就好”神荼点点头,顺从的跟着安岩回了他的卧室,安岩目送着神荼进了屋,终于发现,这男人好像真的一点不懂人情世故,谢谢对不起什么的好像不存在他的世界里一样……

  “嘭!”门被外力踹开,安岩受到了惊吓,手里的盘子应声而碎,“父亲……父亲大人!您怎么回来了?”醉醺醺的庄园主右手拎着酒瓶,左手撑着拐杖,眼神恍惚的走向安岩“你这个……嗝!废、废物……连个盘子、盘子也拿不好……”

  实木的拐杖毫不留情的砸向安岩的脊背,安岩惨叫一声又立刻压了下去,屋子里还有人,绝不能让他被父亲发现!会、会被打死的!

  只可惜,为时已晚,预料之中的接连而来的抽打并没有落在身上,安岩颤巍巍的睁开眼,便看见穿着自己衣服的男人单手握住的自己父亲的拐杖,顺势把人踹了出去……

  “诶!”安岩惊呼一声,没顾得上去看自己父亲的死活,而是慌慌张张地拉着神荼就往外跑,“你快走!他醒过来的话会打死你的!”本来自觉跟着安岩跑起来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反而停住了动作,一把把人拉在了身后——

  扶着拐杖站起来的男人骂骂咧咧的揉着腰,虽然这些年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可是相较于神荼安岩二人来看,他还是健壮得多,安岩紧闭双眼,想要拉一把护在自己身前的男人,没想到再一次听到了父亲的痛叫……

  “没事了。”神荼的声音不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沙哑,像他的人一样清冷又孤傲……安岩愣愣的看着地上蠕动的父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见到安岩呆滞的站在一旁,神荼皱起了好看的眉毛,被自己吓到了吗?

  安岩缓缓松开神荼的手,试探着过去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看起来只是一时不能动弹,安岩强作镇定地冲着神荼笑了笑“对不起啊,我可能不能收留你了……父亲、父亲他会杀了你的、你快走吧”

  神荼面无表情地看着安岩,安岩有些心慌,只觉得自己对不起神荼,给他带来了这种事情,谁知却突然被拉进了一个微凉的怀抱,“不怕,没事”男人的声音沉稳而安定,没有一丝丝的慌乱,安岩有些贪恋的抱住神荼,虽然时机不对,可是这真是他享受过得第一个拥抱了……

  简直、美好的想让人流泪……

《我愿走下神坛与你相见·三》by顾西瑶

  “啊……你这个、这个!孽子!居然帮着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外人对自己的父亲!父亲动手!”在地上挣扎了半天终于站了起来的庄园主一手举着拐杖一手捂着自己流血的额头怒声喊道,被推倒的瞬间刚好撞到了墙角的木凳之上,鲜红的血液遮挡着视线让庄园主更加暴躁。

  安岩慌忙的从神荼怀里挣扎出来,反身把人护在身后“父亲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实木制的拐杖狠狠地落在安岩的背上,安岩忍不住痛呼出声,没看到身后的神荼眸色变深,伸手把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安岩轻喘了几声,推了推神荼,示意他快走,神图安抚式的顺了顺他的背,把人放在了自己身后的椅子上,走向了正怒气冲冲的庄园主……

  “你是哪里的流浪汉?!怎么出现在我!”领口被紧紧地攥住,还没说完的话被扼在嗓子里,修长有力的手毫不留情的攥着醉醺醺的人往外走,留下安岩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拖走。

  ……

  “你去哪?”安岩伸手抓住了给自己盖好被子就要离开的神荼,不知道白天的时候他到底和自己父亲说了什么,反正自己父亲虽然脸上表情依旧不怎么愉快,但是却没再打自己……

  神荼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安岩,安岩抿了抿唇,往床里面蹭了蹭,“你……咳、那个今天先和我睡吧,今天事发突然,我还没来得及给你找屋子……”

  男人顺从的躺在了安岩身边,安岩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生了病一般地疯狂跳动……可能是因为这个男人白天那么护着自己的原因吧……

  清冷的味道里混杂着自己的沐浴露的味道传入鼻腔,安岩放在被子里的手偷偷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动作极轻地翻了个身,“睡不着?疼?”男人说话好像一直就是这么简单,多余的字眼绝对不会从他嘴里冒出来

  安岩连忙摇了摇头才,没想到一只微凉的手臂从自己胸前伸了过来,一股力道把自己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温凉的掌心在脑后轻抚,“没事了,睡吧。”“……好”

  安岩乖巧的闭上了眼,从来没人陪自己睡过觉呢……

  黑夜里静悄悄的,庄园虽然大,但是这么长时间的挥霍已经变得空空荡荡,院子里一片荒芜,连声蝉鸣都没有,作为不受待见的儿子,安岩住在最偏僻的院子里,自然更加荒凉,其实,小时候安岩也是害怕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大概是怀抱太过温暖,安岩逐渐把自己缩成一团,神荼的下巴放在安岩毛茸茸的头顶,左手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安岩的背部,我亲爱的孩子,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

  漆黑的夜里,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贴在安岩背后的手掌冒出莹莹的光芒……

  “小怪物!没人要的孩子!”“我不是!我有爸爸妈妈!”年幼的小孩子眼眶通红,冲着一群凶巴巴的孩子大声喊道,“你就是没人要的小怪物!我们才不跟你玩儿!”

  领头的孩子王带着一群小孩子离开了这片地方,临走前还朝着刚刚被推倒在地的小孩吐了舌头,小孩子看着那群孩子离开,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小小的啜泣声一点点变大,终于像是解开了禁锢一般,大声嚎哭起来“唔啊啊啊啊啊……安岩、才、才不是……怪物、呃!”哭的太狠,说话断断续续……

  小小的手掌有隐隐约约的血痕,眼泪经过刺激的生疼,粉红色的小舌试探的舔了舔,安岩抱着自己的手掌闭着眼睛大声哭泣,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攥住了自己的手,“你哭什么?”

  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安岩瑟缩的想把手收回来,没想到看起来很小的男孩力气却不小,只见他顺势坐到了安岩身旁,握着那只胖乎乎尚且带着婴儿肥的小手仔细的吹了吹灰尘,拿出手帕包裹起来。

  安岩的抽泣渐渐停止,刚刚被泪水洗涤过的眼睛水灵灵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男孩子,用尚带哽咽的声音说道“谢谢你……我不是,嗝!他们说的小怪物,我、叫安岩,嗝!你叫什么”男孩没有抬头,伸手抓过他另一只手,仔仔细细地处理好之后,终于抬头看了眼可怜巴巴的安岩

  “神荼”……

  安岩无意识的在神荼的胸口蹭了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天色还早,抱着自己的男人似乎还没醒,安岩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抿着嘴偷偷笑了一下,“神荼,我梦到你了啊……”

  

离开家的很多天,想你😂😂😂